泰达球员教练想用分红钱集训 但没集训已非钱的事

  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春节的假期过后,部分球队马上要重新直面生存的艰难。2月末,就是足协规定的“最后期限”,留给这些队伍的时间不多了。天津泰达,是外界十分关注的队伍。2月份结束前,津门虎需要补齐去年欠下的球员、教练、员工的工资、奖金,完成此前未签完的工资、奖金确认表,上交足协后方能完成新赛季的准入。

  在过去的几天里,对于天津这支惟一的中超代表队伍来说,并没有什么好消息。俱乐部资方泰达控股想要放弃球队,已经将自己的意见以文件形式呈报了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政府,目前正在等待批复。过去的两个月时间里,津门虎走到了生死边缘,承载着天津足球希望的俱乐部面临着解散的危机。这是所有喜欢足球,喜欢天津泰达的球迷们不愿看到的。

  球员自从收假之后一直在等待,他们甚至在没有拿到工资的情况下,为了球队的一线生机,选择在确认表上签字,教练员也是如此。荣昊、杜佳、朴韬宇等球员还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各界帮助球队走出困境,球迷也给领导及相关部门写信,希望能够为天津留下唯一的职业足球血脉。与这家俱乐部相关的每个领域的人,都在尽自己所能去帮助队伍,无奈他们现在只能等待。

  2月16日,这家老牌俱乐部悄无声息迎来了自己“23周岁生日”,或许在大限之日来临之际,人们会遗憾,不能叫着“泰达”跟球队告别,因为在上个月,俱乐部名称由泰达改为了津门虎;或许这也是一种安慰,津门虎倒下了,但泰达一直存留在大家的记忆之中。

  去年12月中旬,天津泰达打完足协杯之后,就地放假,彼时虽然已经遭遇了大半个赛季的欠薪,但天津泰达的球员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冬天的时间,自己的俱乐部会面临如此惨痛的现状。“当时只知道,一些续约工作没有再推进,新赛季俱乐部的预算也还没做出来,但因为有收假和集训时间,大家都没往生存的方向去想过。”一名球员跟记者说道。

  直到临近1月中旬,随着中超其他球队纷纷开始集训,距离泰达既定的收假时间越来越靠近,甚至超过了预计时间,大家才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那段时间,泰达球员基本上都收到了风声,得知俱乐部前景不太明朗,那时候起,大致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想要继续留队等待消息,另外一种是尽快寻找下家。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球队的集训无法开展,队员的身体状态都无法保持,转会窗口按照原定时间会在2月28日晚上关闭,但足协方面可能会延长国内球员转会期一个月,希望帮助更多球员解决“出路问题”。这段时间,泰达球员一边通过自己的途径打听消息,另一边也在找机会寻找可以训练,保持身体状态的地方,但跟正规的集训比起来,效果始终都无法比拟。

  很多人都拿今年的泰达和去年的天海做比较,两支天津球队,在两年之内连续遭遇生存问题,虽然本质上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别,但现实走向却是一样。自然,两队球员的命运也是一样的。去年天海在母公司倒台之后,球队在年初也濒临解散,但在1月初,球队依旧正常集训,去到了海口拉练。当时的教练组组长李玮锋抱着不管俱乐部结局如何都要对球员负责的态度,坚持开展集训,为的就是做好两手准备,如果俱乐部能挺过去,那么球队能够正常备战联赛;如果无法坚持,那么球员也能以好的身体状态去找到下家。

  时间到了2月,已经没人关心俱乐部会不会再训练。部分合同到期的球员都已经找好了下家,合同未到期的球员很着急,他们在2月初发起过呐喊,呼吁各界帮助这支球队活下去,可声嘶力竭的呐喊却是没有得到太多的回应。球员们需要为未来做打算,转会期虽然延长,但要联系下家,试训等等,时间也相当紧张。另外,球员也面临如果俱乐部没了,他们去年被拖欠的工资和奖金能否要回的现实问题。

  两个多月的等待,球员显然是受伤最深的一方。

  球员一直在等待消息,教练组也是如此。

  王宝山教练组去年9月才接手这支球队,在随后的第二阶段比赛中,率领球队保级。教练组之中大部分人员其实只和俱乐部签了半年合同,主教练为“0.5+2”的合同,谁也没想到俱乐部会在短时间之内遭遇变故。

  去年12月,球队放假之后,王宝山曾回到天津和俱乐部高层商讨新赛季的人员变动问题,提出了续约杜佳和赵宏略,并拟好了五名想要补强队内薄弱位置的国内球员。外援上,想将利马租借出去,换一名更加强力的前锋,和苏亚雷斯、阿奇姆彭搭档,后防线上计划引入外援和国内球员韩轩等自由身球员,另外就是续租申花小将蒋圣龙。

  时间进入到一月份之后,教练组迟迟没有收到集训收假的通知,他们得知的消息,不少是从媒体上了解,赵宏略和亚泰即将签约,利马想加盟土超青年联合,苏亚雷斯一方则通过经纪人公司告知泰达俱乐部,他想要恢复自由身,目前苏亚雷斯正在葡萄牙波尔图进行个人训练并等待最后结果……

  人员上还未补充,先迎来了大面积的人员流失,对于这种局面,从教练的角度来讲,肯定会感到危机。

  其实,在1月份的时候,俱乐部曾经将第一笔700万的分红发给球员们,作为工资补偿的一部分,当时其实有一些球员和教练员都表示,可以先用来冬训,至少先将训练安排上,然而他们当时还不知道,泰达在去年12月已经定下打的去昆明冬训的计划,能否开展并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俱乐部能决定的事,缺的只是一个“指令”。

  俱乐部的生死存亡,因为资方是国企的缘故,决定权无法由俱乐部本身控制,作为外聘的教练组,无力感更是油然而生。当俱乐部需要在确认表上签字的时候,教练组和大部分球员义无反顾地支持,只为让俱乐部有更多的时间去解决问题,寻求帮助,最终换来一线生机。回想王宝山去年在接受记者们专访的时候,曾谈到对于球队未来的计划,想要帮助泰达改变年年惊险保级这个局面的决心,还未开始,就要落空了。

  天津泰达的命运,关注的从来都不仅仅是球员和教练员,天津的球迷在这段时间,经历了从难以置信到无可奈何的心理起伏。

  去年,中超欠薪的球队不在少数,泰达是其中之一,但当消息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相信,国企背景的泰达也会在列。一方面是企业性质的原因,另一方面,泰达很多年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在保级圈中挣扎,却每次都能够突出重围完成任务,这么难的保级任务都能完成,给了大家信心,所有的困难都会解决。

  球迷的力量从来都不可小觑,前有建业球迷因为俱乐部改名之事表达意见,后又有重庆球迷为球队的生存到俱乐部声援,这些声音都得到了重视和回应。泰达球迷也用过自己的方式为球队呐喊,他们在市长信箱里表达了自己对球队的情感,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能够让球队活下去。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球迷暂时还没有等到他们想看到的结果。

  这些年,天津球迷失去了曾经的火车头俱乐部,天津女足,去年,曾帮助天津足球重回亚冠的天海(权健)队,解散了。如今,泰达来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天津球迷对足球的热爱,仅有的泰达这个寄托也摇摇欲坠。

  2月16日,俱乐部刚刚迎来了23周岁生日,这个特殊的生日,球迷回忆起了和自己青春有关的足球记忆,这些记忆里全都是泰达。随着泰达控股决议放弃俱乐部的消息传来,最后的期望似乎也落空了,天津或许从此再无职业足球,那些怀揣着踢球梦的孩子,未来有点迷茫。

  泰达已经更名为津门虎,津门虎还没来得及睁眼看看新赛季的中超,或许就要“长眠”了。这个时候更名是好事还是坏事,自有历史评说。

  天津足球在这个冬天,唯一的官方发声,就是1月20日完成了俱乐部更名。

  1月底,俱乐部曾号召球员、教练员以及工作人员在工资、奖金确认表上签字,1月29日那天下午,是足协给的第一个时间节点。在那天,大部分中超球队都难以交齐足协需要的签字表,因为去年欠薪的俱乐部并不只有泰达一家,俱乐部在此前派高层去了足协,申请延期交表,彼时从俱乐部的层面来讲,还是希望得到喘息的机会。

  足协要求各俱乐部先在截止日那天完成签字,但是否完全符合规定会有审视时间,或许就是一种默许延期,津门虎的球员和教练员大部分都选择了签字,在当天有着同样情况的俱乐部里,津门虎的签字情况属于比较乐观的。

  足协随后要求在2月10日下午,各俱乐部必须再呈交三个文件,分别是《未签字情况说明》、《详细解决方案》和《股东承诺担保》。前两个文件由俱乐部准备,最后一个文件也是最为关键的《股东承诺担保》则由俱乐部资方泰达控股出具。最后一个文件,资方准备的时间很长,直到过了足协规定的下午五点之后,才最终呈报上去。据了解,泰达控股的表态,并未在文件中体现出来。

  对于泰达控股的态度,足协方面也非常了解,但既然在2月10日按要求提交了,那么俱乐部依旧有获得准入的希望。随后,天津市体育局和泰达控股以及津门虎俱乐部三方曾多次开会商讨俱乐部的未来,但都没有讨论出结果。

  体育局的态度明确,作为主管部门并不想看到俱乐部解散,天津作为体育大城,作为2023年亚洲杯举办城市,此前已经失去了天海,不能失去仅有的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

  作为俱乐部的资方,泰达控股有自己的难处,加上今年中性名字一刀切的政策,原本就勉强支撑投资热情,现在没有了任何效应,控股寻求过有关部门的帮助,希望能够妥善解决好这家俱乐部的事宜,给球迷一个交代。只是,足球似乎在这里已经不是宠儿。

  津门虎在过去这段时间,挺过了签字表的难关,也挺过了2月10日这道坎,最终能否活下来,或许要看28日这天了。中国足协也好,职业联盟也好,在这天会等着收齐俱乐部剩下未签字球员的签名,并审查俱乐部补齐工资的情况。

  虽然泰达控股已经内部决议放弃这家俱乐部,但还得需要有关部门的表态,留给津门虎的时间还有一周,不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